瑞典小镇布罗斯的故事

布罗斯市(Borås)曾经是瑞典的纺织业重镇,时光推回到1900年,那时布罗斯地区的纺织业开始蓬勃发展,逐步成为整个瑞典纺织业的中心。但到了20世纪中叶,随着劳动和资源密集型产业逐步转移到了一些低成本国家,布罗斯的纺织业也一度衰败。然而,现如今布罗斯重回高端纺织品市场,成为纺织品清洁生产和水资源管理的全球范例。

不久前,布罗斯市接待了中国高级代表团。中国正在积极寻找方法,推动可持续纺织生产,加强环境健康管理。

这次访问由联合国环境署合作伙伴,欧盟亚洲转型项目(SWITCH-Asia)组织,该项目旨在促进亚洲和中国的可持续消费和生产,着力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促进产业发展模式向绿色低碳、清洁安全转变。

布罗斯市直至20世纪60年代一直是瑞典纺织品生产中心,但在经历了技术变革,生产成本提升以及强大国际竞争对手的崛起后,纺织产业受到挑战,面临危机。

在后来的30年,纺织品制造中心逐步转移到亚洲和成本较低的地中海国家,导致大量工作机会流失。

然而,这是挑战,也是机遇。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要想了解当季流行什么颜色,看看流过市中心的Viskan河的颜色就行了。重重的染料色彩覆盖了工人原本的肤色,甚至看不清他们原来的模样。” 布罗斯市市长Ulf Olsson说。

随着各公司集中精力开发研制具有更高附加值的产品,布罗斯市也开始重新思考如何改善城市的环境和健康问题。

为鼓励转型,布罗斯市转向投资供应链中高价值带,包括设计、教育、质量、创新、营销和物流,并大力推进电子商务,它已成为城市收入的重要来源。

与此同时,布罗斯’ 的市民决定采取行动恢复Viskan河。长期以来,纺织厂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水直接排入河中,使河流遭到污染,每况愈下。直至1994年,河流的污染状况依然没有任何好转,数百条鱼惨死池中,成为轰动一时的头条新闻,也是在这样的压力下,政府和民间组织下决心狠抓治理。

2007年,Viskan水务委员会在公民的驱动下成立。该委员会将市政府、土地所有者、工业、自然、渔业和农业组织联合起来,并公开征求公民的意见。 这种组织结构能够有效、持续地测量并报告水资源状况、检测污染物排放、提出新的保护措施并制定河流行动计划。

城市为治理好水污染问题,将立法、教育、利益相关者(合作和激励措施)、政治意愿以及开放透明的沟通机制结合在一起。具体包括完善教育体系,保证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了解环保的重要意义;为中小企业过渡到绿色商业模式提供强有力的政府支持;推动绿色采购;实施赏罚分明的政策,对违反环境法的企业进行严格处罚。中央政府还与地方政府合作,通过立法推动城市污水处理。

多年来,在公民、市政府、中央政府、私营部门和利益相关者的共同努力下,布罗斯市的整体市容有了很大的改观——它刚刚被欧洲纺织协会(ACTE)评选为纺织行业未来三年的领导者 ,成为其他城市的典范。

"如今,布罗斯在河流清理、废物管理、清洁技术、纺织产业集群等领域取得长足的发展,它逐渐成为宜居、宜业,可持续发展的活力城市。时尚,高端,清洁已成为城市的代名词。" Ulf Olsson市长说。

布罗斯现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拥有近12,000家公司,包括瑞典的主要时尚品牌和8,800个蓬勃发展的中小型企业。 超过50%的瑞典纺织品贸易途经这里。

该市’的生产商都是纺织品和服装市场的世界引领者,以高技术和高品质著称。 这个城市已俨然成为纺织行业的孵化器,并将逐步发展为欧洲的纺织中心。

““布罗斯现在是全球公认的可持续发展生态城市,也是瑞典’最为活跃的城市之一。它在废物管理、纺织品清洁生产、水资源管理以及河流清理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尤其在纺织业,被视为可持续发展和创新的灯塔。" 联合国环境署可持续消费和生产项目官员萨拉·卡斯特罗(Sara Castro)表示。

布罗斯’ 的成功案例是亚洲转型项目的研究重点,项目正在撰写文件,确定纺织品供应链中的一些关键问题,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政策建议。这些文件都将于11月提交给中国政府。

目前,全球城市人口数量正在快速增长。城市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相似的问题,急需相互借鉴,迅速找到解决方法,并予以实施。 今年十月被称为城市月,人居三大会(HABITAT III)和世界城市日将城市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挑战带入人们的视野,比如环境退化和创造就业机会。布罗斯’ 河流清理和经济反弹的成功案例表明,城市可以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