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 沉默的杀手 , 暗访肯尼亚铅行业

内罗毕闷热的街头,市井喧嚣。一涌而出的人潮、混杂着汗臭的拥挤的人行道,这一切都暗示着这里是人口密集区。几经辗转来到了内罗毕非正规工业区,穿梭在一排排滑轮车之间,两边堆积的货物使原本不宽的路更窄了。在这里,Were博士看到一名男子将他大半个胳膊伸入油漆桶内,她极力抑制着内心的焦虑和不安。

她驻足于男子的木制作坊前,打量着他摊儿前一个个五颜六色的涂料桶,这时Njuki Mwangi停下手中的活儿,抖了抖浸泡在油漆涂料中的手,昂首向她微笑。

事实上,Were博士正在执行一项任务。 她与健康和医学专家一起,致力于淘汰肯尼亚的含铅涂料 ——添加到油漆中的铅毒素,每年造成约60万新增儿童智障病例。

当Mwangi被问到是否了解个人面临的健康风险时,他摇了摇头。这些非正规部门雇佣了四分之三的肯尼亚人,这意味着大部分肯尼亚劳动力在缺乏安全和健康保障的环境中工作,正规企业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无铅涂料已经在很多国家上市销售多年,被证明其适合作为市场替代品,且经济成本很低,很多生产商都已成功生产。但目前只有 36% (196个国家中的62个) 的国家发布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限制铅涂料条例。 由联合国环境署和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消除含铅涂料全球联盟 – 已为所有政府制定目标,到2020年全面禁止含铅涂料。

“肯尼亚需淘汰所有含铅涂料,” Were博士表示, “我们一直与相关政府机构密切合作,制定国家铅标准,希望能够助力实现2020年完全禁止含铅涂料的目标。”

牛奶不是清除铅毒的神丹妙药
从Mwangi的油漆车间继续往前走,在不远处的住宅区内,三个女人正背靠着墙剁生鸡肉,而隔壁一个汽车喷漆工正忙于作业,小院里的烟尘隔着几十米远都能闻见。

Were博士看到Elijah在为一辆二手车上漆。 Elijah表示他知道摄入含铅油漆会生病,因此他有时会带口罩,但他同时又指了指另一侧同样在辛苦作业的同事,没有任何防护装备。

“喷漆后应该喝牛奶,” 他说, “牛奶可以帮助你将藏匿在胸内的油漆污垢去除。”

遗憾的是,内罗毕肯雅塔医院的首席药剂师Menge博士说,铅暴露的健康危害不是靠每天一杯牛奶就能消除的。

“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一些人意识到了铅的毒性效应,却坚信自己有方法消除不良反应。” 他表示, “很多人误认为,即使他们暴露于高浓度含铅环境中,只要他们喝了牛奶就会没事。 – 但目前没有科学证据表明,牛奶有能力阻止机体吸收铅。

目前,全球仍然有许多国家允许销售含铅涂料,并将之用于家庭、学校、商业建筑物以及儿童玩具中。事实上,铅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融入到当地环境,儿童极有可能通过灰尘,油漆碎片或污染的土壤吸入或摄入铅。 儿童铅中毒会对终身健康产生影响,造成学习障碍,贫血和身体协调障碍,视觉、空间和语言技能障碍。

Menge博士说,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儿童。 铅暴露还可能影响成人的大脑功能和生育力,危害未出生胎儿身体器官的发育,进一步导致流产,并造成成年男性不育。

虽然肯尼亚的一些涂料公司,包括Basco、Sadolin和Crown等现正向无铅涂料转型。但Menge博士补充说,政府需要加大支持和执法力度,特别要清理整顿大量使用高含铅量油漆,焊料和电池的非正规机构。

“’铅是沉默的杀手... ’大多数患者长期处于铅暴露的环境中,很多症状是在漫长的时间中慢慢显现的。” 他说。

他补充说,我们每个人体内都多少积累了少量铅。然而,当人被集中暴露在高密度含铅环境中时,有害影响就开始发挥作用。

“’现在是时候解决非正规部门铅含量问题了。 一旦铅中毒,治疗成本是非常昂贵的...唯一的解决方案是预防。” 他说。

今年的预防铅中毒国际行动周 于23日拉开帷幕,至29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