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危机与经济危机起因一致 di, jun 12, 2012

莫里斯-斯特朗在其专栏中警告:讽刺的是,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那么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减少就有可能通过世界经济的崩溃来实现

| English    

6月4日 北京 -全球环境运动发生了什么?这是里约+20峰会将要涉及的紧要问题。里约+20峰会暨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将要于今年6月20日至22日在巴西举行。

1972年举行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众所周知为 "斯德哥尔摩会议",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国际环保大会。在那次会议筹备阶段,困难重重。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他们认为环境问题的处理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国家的发展与消除贫困事业。而发展与消除贫困却是第三世界关注的核心。因此他们认为,应当由发达国家承担解决环境问题的责任。

有些发展中国家甚至抵制此次会议,并且坚持如果想让他们参与到国际环境合作当中,那么发达国家就应当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新的资金与技术支持。

斯德哥尔摩会议也是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后参加的第一次联合国大会。当时,由于东德被剥夺出席会议的资格,苏联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致抵制此次会议。

气候变化问题是当时所需关注的主要问题之一。1972年成立并将总部设立在肯尼亚内罗毕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后来将此问题列为优先领域之一。联合国《原则声明和行动计划》表示此次会议成果超出预想。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的成功召开同时促成了许多国家环保部门与机构的设立。

初始阶段,许多国家试图削弱联合国环境署的影响。由英国、美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与法国组成的布鲁塞尔集团,以一种 "非官方决策机构的形式处理与协调各国政府主要相关问题"-引用来自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一位工作人员所做的布鲁塞尔集团第一次会议记录。

这些国家表面支持联合国环境署的建立,但是实际他们并不希望环境署成为具有声望的重要组织。因此他们并不积极合作,并控制资金支持以图限制环境署人员发展规模。

尽管面临如此困难,环境署还是通过由联合国各机构、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支持的环境协调委员会聘用到了经验丰富、能力优秀的员工。而这帮助联合国环境署在那段艰难时期高效充分地发挥出国际协调作用。

然而不幸的是,环境协调委员会后来被一个低级别委员会所取代。里约+20峰会势必将帮助环境署提升其专门机构的形象。这样就像有些人所建议的那样,未来环境署将升级为一个世界环境组织。

《地球宪章》将记录里约+20峰会的盛举。1992年地球峰会上所呼吁的改变的实现,需要对现今的经济体系从根本上进行重组-也就是"变革"。但是这种变革需要在那些支配世界经济的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的带领下才能实现。这些国家的发展破坏了我们的地球生命支持系统与珍贵的生物资源,并且导致了世界气候的变化。然而他们却从自己的垄断经济中获益。里约+20峰会还将重点关注生物多样性问题-即"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十年"活动所倡导的主题,以敦促法规与制度的执行,保护地球的珍贵资源,促进可持续发展。

有些国家在环境治理方面取得了较大成功。如日本在经济有效发展的同时实现了产生GDP所需的能源、资源与原料消费的减少。里约+20峰会应当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支持,促进其经济发展。

气候变化问题是人类未来发展所面临的最紧迫挑战。然而在这领域的行动与合作却正在危险地减少。里约+20峰会必须加强国际合作,达成国际协议,更新《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并敦促各国执行。

讽刺的是,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那么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减少就有可能通过世界经济的崩溃来实现-然而这并不是我们所愿。总之,现有经济体系的瑕疵与不足是导致环境与气候变化危机及经济与金融危机的共同原因。

出于安全与可持续发展利益的考虑,较开明的观点认为应当让发达国家承担主要责任来实现我们所希望的改变。但是发展中国家也必须发挥其作用,只是责任内容有所区别。

因此,里约+20峰会必须加强宣传共同担责却分工不同的理念。

经济增长然而利益分配不公的现象日益严重,各国贫富差距日益加大的社会问题有目共睹。尽管在中国,更多的人已经脱离贫困,但是贫富差距问题却也日益深重。而这将剥夺贫困人口分享可持续发展利益的平等权利,导致社会动荡-这种情况在某些国家已经出现。

莫里斯-斯特朗为里约+20峰会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秘书长高级顾问。他曾担任1992年地球峰会的秘书长,并且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第一任执行主任。更多信息,请见:www.mauricestrong.ne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