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世界环境日阿齐姆-施泰纳在巴西参议院的演讲 di, jun 5, 2012

| English    

Photo Credit: gary yim / Shutterstock.com

2012年6月5日, 巴西利亚-尊敬的参议员,

谢谢您在2012年世界环境日之际邀请我来到巴西参议院,并在环境与外交事务委员会就今年环境日的主题 "绿色经济,你参与了吗"展开致词。而里约+20峰会也将在几周之内的时间于里约热内卢召开,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形容它为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这次会议使得我们其中的一些人从日常的紧迫性国家管理事务中暂时脱身,而试着去解决21世纪全人类面临的非比寻常的挑战、选择和机遇。这也是一次试炼务实与热情的机遇。

2011年4月,我很荣幸被邀请到巴西参议院和国会环境委员会的一次特别会议, 概述了里约+20的进展情况和围绕着议题产生的新选择。

在很多方面, 公民社会与企业对于里约+20的参与才刚刚开始。

政治中的一天已然太长。

持续的多边谈判让去年尤显漫长。而我们最终也使得近190个国家和130位国家领导人参与到这个月的里约+20会议中。如你所想象,这一过程充满了熟悉的外交冒险谈判与立场协定,每一次都无疑测试着政客的神经。

这一过程总是充满着复杂的国家利益冲突。

但是,它也引发了关于21世纪议题的激烈的辩论,的确,许多根深蒂固的观点反映了过去旧的认知和操作方法。

就在过去几天,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刚刚结束了最后磋商,希望在6月22日我们有一个更清晰的想法和结果预期。

绿色经济的背景下的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

去年,绿色经济的理念在很多层面遭到了挑战,甚至有人说是皇帝的新衣。

也有人说它是发达国家推至发展中国家的特洛依木马,以竖立商品与服务的绿色贸易壁垒和生态关税。

我们已经走了很长的距离:大部分的国家都承认走向低碳,资源有效型绿色经济并不与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相逆。

事实上如果我们转眼看看别的大洲和一些国家就会发现,非洲国家和非洲领导人一直紧密的支持这些原则,视其为即将出土的幼苗-能够为资源密集型发展的北部提供更快的脱贫路线。

而在拉丁美洲,阿尔巴国家群体一直最直言不讳地反对绿色经济的风险,比如自然商品化,进而背离公民和社区最需要它的人之手,转而成为银行家和交易员手中的商品。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兴趣是把森林,洁净水和其他重要的生态系统所提供的的隐形服务介绍到经济政策制定层面。

我们的意图为广大社区和众多国家提供更多环境重要性的理解,使天平也倾向自然的保护、修复和可持续管理,避免对自然的伤害、退化和过度开采。

换句话说,它更多是给予自然一个正确的价值评估而非价格标签。

今天,因为有更多的探讨和广泛的参与,我相信这些国家比以往更支持绿色经济和它框架下的理念。

此外也有越来越多的信心认为绿色经济不仅可以促使经济体的进一步增长,还能够将人类的生态足迹控制在地球可承受的限度内。

但总体将产生许多从自然资源管理领域到清洁技术行业、高科技低污染产业的就业岗位。

仅上周,国际劳工组织、国际联合工会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共同发布一个关于绿色工作倡议的报告。

新报告得出结论说,向绿色经济转型可在未来二十年在全球创造1500万到6000万个工作岗位,使数以千万计的工人摆脱贫困。

考虑到巴西丰富的自然资源、可持续的生物燃料、目前对风能技术的政策鼓励以及这个国家致力于保护区林业管理和废物管理的努力,全球向绿色经济的转变似乎是巴西发展道路的天然盟友。

制度框架

可持续发展制度框架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改革、装备和现代化其国际分支和机构,从而更适应21世纪的需求。

这一争论也包括如何改进目前我所领导的这个机构。日积月累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已经日渐成熟。

一年前,就环境署何去何从之议题,摆在桌子上的有两个方案,其一便是维持原状;其二则是升格环境署成为像世界卫生组织一样的专门机构。

自然,也有许多成员国质疑升级的必要性,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官僚主义泛行,我们或多或少着期待政治上的极简。

尊敬的参议员们,

也许在里约+20召开之际我们能够说,如果环境支柱仍服务于另两大支柱-社会和经济,那么赋予负责环境的部长们更多权力将是关键。

一个更强有力的环境署将为赋权这一过程提供机会,并增加权威和影响力。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到今日并没有广泛的成员国,其成员国数量不到60。

许多国家已经接受了这是一个亟需修正的现实。

世界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在国家议会、讨论、辩论和谈判国际或多边环境协定。

但是往往最迫切需要的是执行力。

简而言之,我们拥有几乎所有机构及工具去应对如危险废物运输、气候变化或生物多样性减少的环境议题,履行对环境支柱的要求以支持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和1992年里约达成的可持续发展议程。

但经过多年极具考究之设计和精细的调整,这些象征着推动更可持续未来的 "齿轮"往往在年度会议上被拿出来新鲜一阵,一年中的其他时候则又被蒙上了灰尘,让人遗忘。

一个改革的国际治理框架则能够为一些紧急议题提供执行力。

临近里约+20会议,我们面临的选择也包括增强联合国经济社会理事会、改变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为一个理事会或论坛。

而关于加强环境署之议题则得到了所有非洲国家首脑、欧盟和亚洲与拉丁美洲,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响应。

这加强或升级可能会使环境署成为一个专门机构或仍在联大之下,或其他方案。

如果绿色经济在许多方面都是自下而上的,那么制度框架则是自上而下的。这也是巴西需要与之更密切互动的原因,因其国家政策指向绿色经济。

长期以来巴西也是坚定的多边主义拥护者,我们需要改革20世纪的联合国机构以应对21世纪的挑战和机遇。

尊敬的参议员们,

自2008年世界金融和经济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状况仍然是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似乎在这种比照下,里约+20显得如此不合时宜与过时。

但是可持续发展仍然需要被强调,里约+20也同样关于经济,公平和人类福祉尊严,就如各位参议员每日在议会所陈情的议题。

它也提醒着我们自己和所有的公民:有一些基本因素推动着更加全球化进程中国家个体的命运。

首先这个称为里约+ 20的大会是再次着眼于大局,勉励决策者从长远角度出发改变不可持续发展现状的机遇。

其次6月6日,UNEP将推出全球环境展望报告5,其凝聚了包括巴西科学家在内的数百位科学家的评估结果。

全球环境展望报告5冷静地分析了全球的环境状况,追踪了为实现共同目标所取得的进展和一些未实现的目标。

如东道国巴西等其他国家的领导力将推动积极结果的促成。

对于现有环境多边协定和里约即将产生的条款的有效执行,和这些出台的协议本身一同重要。

这直接指向各位参议员,你们的工作。

这不仅仅是因为你们的角色之于塑造国际协议之重要性,更因其即将带来的显著影响。

更重要的是你是政府与人民之间协议达成民主决策的纽带,向民众解释为何某些事情格外有意义,关乎民生社稷。

尊贵的参议员,

今年的世界环境日,环境署很荣幸来到巴西。世界环境日让众多国家和社区通过环境的视角共同表达让世界更好的意愿。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巴西荣幸庆祝2012年世界环境日??一天带来社区和国家在全球范围内的一个常见的表达法,对一个更好的世界的共同渴望通过镜头看到的环境。

1992年,作为一个地球主题下的里约地球峰会的一部分,巴西是世界环境日的东道国。

今日,我们只拥有一个地球的事实不变。

世界因20年前的可持续发展议程而变的更好了吗?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吗?

在一个资源有限的世界,一个过渡到低碳、资源高效,能产生更多就业岗位的绿色经济在许多国家被视为通往可持续经济和包容性经济的捷径。

里约+ 20暨加速这样的转变,但也要创造一个能够使私营部门参与进来的治理结构和金融政策与途径,以确保世界不会有一部分人错过表达的机会。

巴西有着悠长的参与国际伙伴关系的历史,并以国内与跨国界的社会包容性为世人所称叹。

里约+20也是彰显巴西在世界上独特的影响力的舞台,在最近的政策选择结果中,这一曾经的愿景成真,巴西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日益增大。

谢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